主页 > 123香港正版版资料 >
2002年艳星陈宝莲从24楼一跃而下背后故事比你想象的还要凄惨
发布日期:2022-01-15 00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2年7月31日,29岁的女星陈宝莲从上海一座24层公寓的顶楼一跃而下,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。

  在这之前她已经多次试图自杀,只是每次都在临近鬼门关时被救了回来,只是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了,她带着平静的微笑跌落而下,香消玉殒。

  一时间,议论声、惊恐声、刹车声响彻云霄,现场瞬间乱作一团,只剩下房间里陈宝莲不足半月的儿子,安静地注视着这个世界。

  事后,陈母赶到上海处理陈宝莲的后事,在她清冷的葬礼上陈母放声大哭,在场的人不但没有劝慰,还称陈母流下的是鳄鱼的眼泪。

  因为纵观陈宝莲短暂的一生,所有悲剧的开始都源于她的母亲,或许在她4岁那一年,她的一生就已经注定了。

  1973年,陈宝莲出生在上海,本名叫赵静,取这个名字可能是父母希望她能一生平静吧,然而恰恰相反,她短短的一生却异常的坎坷。

  她的一生渴望爱,渴望被爱,但却始终也没能得到,总是被爱抛弃,被世界抛弃。

  最终年幼的她被丢给了外婆,所幸外婆对她十分疼爱,让她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暖。

  跟外婆一起的时光,虽然贫苦却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8年,可即便如此,在她幼小的心灵里依然对母爱有着天生的渴望。

  到了上学的年纪,陈宝莲被妈妈接到香港一起生活,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母爱的她无比的兴奋,可没曾想,这却是她悲惨生活的开始。

  到香港后她才知道,已经离婚的母亲这些年一直是单身,没有稳固的家庭,没有稳定的收入,一直借住在亲戚家中,靠亲戚的接济维持生活。

  因为陈宝莲的生日正好是妈祖的生日,信奉佛法的亲戚还建议她将名字改为了“宝莲”,然而这个名字并没有改变她的生活。

  陈宝莲的母亲是个赌徒,半生嗜赌成性,经常被债主追上门来讨债,年幼的陈宝莲害怕极了,每次她都躲到床底下不敢吭声,任凭债主将家里的东西乱砸一通。

  因为母亲拖欠赌债的原因,陈宝莲小时候的生活也过得非常苦,吃不饱,穿不暖,还经常被邻居小朋友们嘲笑和侮辱,然而,艰苦的生活环境并没有影响到陈宝莲的成长。

  14岁的时候,陈宝莲已经出落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1米75的身高,明眸皓齿、高挑纤细的她在人群中相当出众。

  陈母看着如此漂亮的女儿,想着堆积如山的高额赌债,开始动起了陈宝莲的“坏心思”,一心想把女儿“卖”个好价钱。

  15岁时,陈宝莲的母亲便让她去做兼职模特赚钱,成为了很多小杂志里面的性感女郎。

  在母亲的要求下,陈宝莲穿着成熟暴露的衣服,配合杂志摆出各种搔首弄姿的动作。

  陈宝莲满心的不愿意,可但凡她敢表现出一点不情愿的神色,母亲的谩骂就会随之而来,这让她身心俱疲,不堪其扰,不得不全力配合。

  17岁那年,陈宝莲做兼职模特赚来的收入,已经无法满足陈母日益膨胀的利益心,她拿着宝莲拍杂志辛苦赚来的薪水全都挥霍在了赌场上,幻想着一夜暴富,却总会在最后输得精光,于是陈母有了更大的目标。

  那时的香港富豪都争着在“港姐”、“亚姐”中物色猎物,见多了很多麻雀变凤凰的事情。心想:

  1990年的亚姐竞选是是非最多的一届,参赛选手不仅实力强劲,私下小动作也多得要命,陈宝莲本是夺冠的热门人选,可正当比赛进行到如火如荼之时,曝出了她做过“隆胸”手术的事情。

  虽然事后经过调查最终并没有确凿的证据,但因为受到此事件影响,没有任何背景的陈宝莲在几轮筛选之后还是被淘汰了。

  最终背景实力都不俗的吴绮莉摘得了桂冠,也因此,才让成龙犯下了那个“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”,有了那个让人不省心的“小龙女”。

  虽然陈宝莲没有夺冠,但因为其超高的人气,亚视还是签下了她,当年亚视正值鼎盛时期,旗下签约演员众多,作为一个毫无表演经验的新人,她根本得不到出场的机会。

  如果此时陈宝莲能够潜心磨练自己的演技,或许她的人生就会完全不同,而她却贪玩成性,不求上进,很快就被亚视解约了。

  陈宝莲的母亲在得知消息后大失所望,狠狠地数落了她一顿,并且开始为她寻找新的出路。

  上个世纪的香港正值盛行的时代,陈宝莲虽然在电视台得不到太好的机会,但她靓丽的外表和高挑的身材,还是给很多用心不良的导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得知她离开亚视之后,很快各种邀约如期而至,一向视陈宝莲为“摇钱树”的陈母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,她兴高采烈的替还未成年的陈宝莲签了合约,亲手把女儿送进了“地狱”。

  第一次拍摄,当陈宝莲看到男人将手伸向自己时,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而为时已晚,因为有合约在身,她只能妥协。

  第一部戏的男主角就是被称为“风月皇帝”的曹查理,也就是演员张智霖的亲舅舅。

  面对导演的怒吼,面对在场工作人员发自内心的讥笑与嘲讽,她只能含泪拍完了影片。

  此后,她不得不咬着牙一部接一部地拍,并且一部比一部尺度大,火辣的身材和绝世颜值加持,再加上被迫的“勇敢”,她很快成功“出圈”,惊艳了众人,从此有了“艳星”的称号。

  1993年,利欲熏心的陈母为陈宝莲一口气签下了10部戏的合约,用陈宝莲的话说:

  可以想象当时的她有多绝望,就在他彷徨无助之时,在她阴暗的生命中出现了一道明媚的阳光,拍摄电影《剑怒》时,陈宝莲与和她搭戏的莫少聪因戏生情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想追她,只是觉得她的颜值很高,慢慢的接触我发现她很善良和真诚,这才真正打动了我。

  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,陈宝莲就发现,莫少聪并非可以依靠的人,在两人恋爱期间他依然寻花问柳、脚踏两只船。

  陈宝莲因此愤怒地提出分手,还称他是个“伪君子”,这段郎才女貌的恋情随着冬天的到来很快就枯萎了。

  那时,市场已经没有原来那么火热,很多艳星开始纷纷上岸,陈宝莲很幸运地被周星驰点名,出演了《国产零零柒》中性感女杀手“爱美神”。

  以此为跳板她本可以像舒淇那样成功转型,可就在这个时候,命运再次跟她开了个大玩笑。

  等她半年后重新回来时,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转型的机会,她也可以卸下明星的光环去过普通人的生活,但是她不愿意,而是转身走上了更加疯狂的道路。

  也许是因为从小便缺乏父爱的缘故,比她年长很多的男人对陈宝莲来说,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1996年,她遇到了台湾富豪黄任中,黄任中比陈宝莲大33岁,是台湾政界大佬黄少谷的独子,身家上百亿,岛内有名的“黄大少”,也是台湾著名的“三大丑男”之首。

  有钱有才自然少不了花心,黄任中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“女人”,他曾在记者面前毫不避讳地狂言:

  据说,在他的别墅里,有一张可以容下9个女人共眠的大床,与他来往的女人更是多得数不清。

  有一次,陈宝莲在深圳有演出,黄任中却一时兴起要约陈宝莲吃饭,直接从台湾飞到了香港。

  考虑到吃饭归来可能赶不上演出,陈宝莲就没有答应,这让黄任中很是扫兴,干脆租了一架飞机来接人。

  为了俘获美女的芳心,黄任中对陈宝莲毫不吝啬,又是送豪宅又是送名车,只要是陈宝莲想要的,黄任中都会无条件满足。

  黄任中对陈宝莲的宠爱,在不知不觉间弥补了她从小缺少的父爱,陈宝莲开始沉沦。

  之后,陈宝莲以“干女儿”的名义随黄任中到台湾发展,黄任中告诉她,要让她做“真正的演员”。

  此时,陈宝莲已经完全忘记了黄仁中的风流过往,彻底沉溺在他的温柔乡里,无法自拔。

  在黄任中的纵容下,陈宝莲开始恃宠而骄,成了一个问题女孩,她爱上了飙车,结交了一些“不三不四”的朋友,经常在酒吧打架闹事,黄任中总是不厌其烦的帮她收拾残局。

  可风流成性的黄任中,怎么可能甘愿为一个女人而驻足呢?没过多久各种莺莺燕燕便开始在黄任中身边飞舞。

  越陷越深的陈宝莲此时已经无法接受与别人“分享”黄任中的宠爱,超乎想象的占有欲让她经常跟一些女人们大吵大闹,甚至开始动手打人,这让黄任中非常反感。

  可从小就没上过什么学的她,怎么可能读得进去书呢,在日本、加拿大、英国分别逗留了几个月,期间她还报复性地交了一些狐朋狗友,甚至还染上了D品,把钱花光后就又回来找到了黄任中。

  回来后,黄任中身边依旧围绕着很多女人,根本就不把陈宝莲当回事,这也让她更加消沉,一直缠着黄任中要个说法。

  黄任中有了新欢之后,根本就不念旧情,埋怨她太放纵,带着一丝“恨铁不成钢”的心情,把陈宝莲赶出了家门,这一次被抛弃,让陈宝莲彻底走上了脱轨的人生。

  她继续像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,飙车、打架、在外面跟形形色色的社会人鬼混,并且开始更加疯狂地吸食毒品,因药物影响经常会神志不清,做出很多癫狂的事情。

  1998年,陈宝莲在《感官世界》的首映礼上突然就将小刀割向了自己的手腕,幸亏抢救及时,才无大碍。

  这时候的她已经放不下对黄任中的感情,总会在失去理智时跑去黄任中家里大闹,她以死要挟黄仁中,服用过量的药物试图自杀。

  在伦敦殴打一个外国女人直接被判监禁,还在王力宏的演唱会上扬言烧掉歌迷的房子。

  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引起“干爹”黄任中的注意,只是此时的黄任中早已留恋在其他的“花丛”中,对于她“作死”根本无暇理会。

  离谱的事情越来越多,香港媒体将她与包括蓝洁瑛在内的其它三人并称为“香港四大颠王”,口诛笔伐之下,也给她的内心增加了很大的压力,可表面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。

  在知道黄任中已经彻底对她死心之后,陈宝莲也在迷茫中结交了几任男朋友,过上了杂乱无章,疯癫的情况也时好时坏。

  2001年,陈宝莲遇到了一名在酒吧驻唱的美籍华人林肯,对方身材高大,长相也十分英俊,曾是美国一家杂志的签约模特。

  但两人仅仅交往了3个多月就分手了,原因是陈宝莲怀孕了,可男友却不希望她把孩子生下来,两人因此发生了争执。

  分手后,陈宝莲又结识了一位新男友,在上海一家美容机构的造型师,新男友并不介意陈宝莲怀着别人的孩子,还将陈宝莲接到了上海,想让她远离是非,安心养胎。

  2002年6月,陈宝莲在上海一家医院剖腹产诞下了一名男婴,起初,她也很高兴,和友人通电话说起时,说会好好照顾孩子,并且还想着出一本自传。

  然而因为产后感染,腹部的刀口一直未能痊愈,令她经常烦躁不安,而且没做过妈妈的她每天面对孩子的哭闹,有时候经常会不知所措。

  不甘心的她想到了孩子的亲生父亲,可悲的是孩子的父亲并不想负责任,对她们母子不闻不问,甚至连抚养费都不愿意出。

  2002年7月31日,陈宝莲趁保姆不在家,偷偷写了一封遗书,然后与孩子拍了一张合照,保姆回来后,她打了好几个电话,言语中希望能够和对方和好。

  但对方显然没有答应她的要求,挂断电话后,她打开窗户就想跳下去,保姆拼命上前拉住了她,冷静下来后,她坐到了窗台之上,保姆正想找人求助,忽然她甩开保姆,纵身一跃,从24楼跳了下去,这一次,保姆没有拉住。

  在陈宝莲的遗书中说道,她的容貌和身材是一生中最大的悲哀,在她的大胆行径和妖艳外表之外,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渴望爱的小女人,然而亲情、爱情、这辈子,她却都没有得到。

  妈咪,请替我打电话给少爷,告诉他:宝莲去了,要好好保重身体!宝莲临死前仍一直爱着他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。

  种种的打击,让她无法承受,让她对生活充满了绝望,可有一点她始终清醒:对“少爷”黄任中的爱,始终不曾改变。

  陈宝莲去世一年后,风流了大半生的黄任中并没有听陈宝莲的嘱托“好好保重身体”,因糖尿病住进了医院。

  这时候因为金融危机,他的资产也大幅缩水,曾经围绕在她身边的女人也鲜有出现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病床上忍受病痛的折磨,不知此时,他有没有想过那个至死都爱着他的陈宝莲。

  2004年2月,饱受病痛折磨的黄任中因多器官衰竭静静地离开了人世,享年63岁,葬礼上那些千娇百媚的红颜知己们一个都没有出现。

  转看陈宝莲的一生,如果母亲是那个把她拖入地狱的人,那黄任中就是那个给她希望却又再次推入深渊的人,而她孩子的亲生父亲,或许成了压死陈宝莲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陈宝莲去世后,黄任中也曾想帮她照顾儿子,可因为身体原因力不从心,还在襁褓中的儿子交给了王菲的前经纪人邱黎宽抚养,取名煌祎,为减轻宽姐的经济负担,多年来,王菲也一直出钱资助。

  如今,煌炜已经19岁,在宽姐的悉心教育下,已经长成了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,宽姐把他保护的很好,也希望他能带着母亲的寄托,永远快乐的生活。

  父爱的缺失,让她在爱情中完全失去理智,几近疯狂,母亲的把控,让她永远禁锢在别人的阴影下,从未有过自我。

  而黄任中的出现,似乎弥补了她父爱的缺失,也让她有了自由,可她却在这种自由中变得无法自拔,最终走向了绝路。

  回看她的一生,只能说既可怜又可悲,她一生都在追寻爱、渴望爱却从未得到爱,却被她所在乎的亲情和爱情一步一步地推入绝望的深渊。

  最后,只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在阳光下健康的成长,愿所有付出真心的女人都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。